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詭秘之主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 旅行筆記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 旅行筆記

    灰霧之上的宏偉宮殿內,克萊恩伸出右手,輕敲起斑駁長桌的邊緣,無聲自語道:

    “圖鐸王朝的五大家族是阿蒙、亞伯拉罕、安提哥努斯、雅各和塔瑪拉……幫助亞利斯塔.圖鐸成為‘血皇帝’的是亞當、阿蒙、亞伯拉罕等天使之王……

    “這是否可以推斷,圖鐸—特倫索斯特聯合帝國時期,站在亞利斯塔這雙執政官之一身邊的有阿蒙和亞伯拉罕?

    “如果真是這樣,‘血皇帝’亞利斯塔.圖鐸最開始沒想轉途徑,秘密修建陵寢時,應該會找阿蒙、亞伯拉罕、安提哥努斯之一或者之幾幫忙,而伯特利.亞伯拉罕是‘門’先生,掌握著‘學徒’途徑,論起‘傳送’,真神可能也比不上祂……

    “所以,圖鐸遺跡的‘定點傳送’有沒有可能是伯特利.亞伯拉罕布置的?

    “概率很大!

    “嗯,只有‘門’先生這種位格的大人物才能讓秘密遺跡的進出達到類似程度,讓我在灰霧之上的占卜都無法定位,讓執掌隱秘的天使也難以直接滲透入內……”

    思緒紛呈間,克萊恩越來越傾向于自身的猜測是接近真實的。

    不知道“門”先生有沒有留下相應的資料,提供準確的定位信息或者另外的進出方法?這又得讓“魔術師”小姐詢問她的老師了……

    哎,真希望“魔術師”小姐盡快成為“旅行家”,這樣她就不用靠寫信才能和她老師聯絡了,可以直接“傳送”過去,額,她現在也行,但‘記錄’那么多次“旅行”本身也會嚇到她老師,引來懷疑,真是麻煩啊……

    如果亞伯拉罕家族沒有遺留的記載,難道要嘗試與“門”先生對話?這,不僅麻煩,而且危險……最重要的是,“魔術師”小姐還沒到序列5,每次都聽不清楚,更沒法回應“門”先生,我又不可能把她變成我的秘偶,或者降臨附體到她的身上……克萊恩在最初拉“魔術師”佛爾思到灰霧之上時,有認真考慮過自己序列提升后,通過這位小姐與“門先生”交流的問題,后來,了解得越多,越是畏懼,越發不敢冒險。

    而且,他目前所在的層次也缺乏足夠有效和安全的手段。

    念頭一陣起伏,克萊恩忽然輕輕嘆了口氣,吐出了一個單詞:

    “耐心……”

    …………

    大海之上,某個海盜較為活躍的島嶼內。

    佛爾思端起玻璃杯,頗為期待地抿了口透明無色的液體。

    她的臉龐隨之皺了起來,仿佛品嘗到了什么難以下咽的食物。

    “呸,這種烈朗齊也太劣質了吧,為什么他們喝得那么開心?”佛爾思放下酒杯,抬起右手,在嘴邊扇了扇風,小聲咕噥了兩句,“除了酒精含量夠高,它完全沒有別的優點,對了,還有便宜!”

    喝了口另一個杯子裝的冷水后,佛爾思拿起鋼筆,在一冊質量相當差的筆記上寫道:

    “這里的海盜只追求烈酒,且注重價格,對他們來說,喝得醉醺醺的比一切都重要。

    “我認識的三位海盜朋友告訴我,這個港口城市是他們自己修建起來的,最初,他們在這里停泊船只,藏匿收獲,安置家眷,后來,陸續有破產者、冒險家、逃避稅收者流落到這里,定居了下來,并在島內開荒種植,修筑房屋,再后來,一個交易市場形成,海上的商人們就像聞到了鮮血味道的鯊魚蜂擁而至。”

    寫到這里,佛爾思抬起腦袋,望向蜷縮于墻角的三個海盜:

    “你們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那三個膀大腰圓的海盜同時顫抖了一下,哭喪著臉道:

    “沒有了,真沒有了。”

    ……不得不說,模仿“世界”先生的姿態對付海盜,感覺真不錯……佛爾思暗自感慨了一句,搖了搖頭,收回目光,繼續寫道:

    “這里的風氣很開放,女性們如果看上了哪個男人,一樣可以開價,同樣的,男人看上了男人,女人看上了女人也可以,據我的三位海盜朋友講,漂泊于海上時,因為漫長的壓抑和無聊,免不了有人嘗試禁忌行為,在這方面,他們很誠實,各自描述了自己的經歷……

    “另外,他們讓我知道了一些過去不敢相信的事情:海盜們竟然崇尚民主和公正。

    “這簡直顛覆了我的認知,但仔細想一想,似乎也不難理解,至少他們沒說自己追求正義。

    “那三位海盜朋友對此的解釋是,當個人加武器沒有絕對的,碾壓的實力時,海盜船上肯定是多數勝過少數,而且,駕馭一條大船是需要很多人協作的……這些因素疊加起來就導致海盜團隊非常講民主,被手下投票驅逐甚至干掉的船長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位。

    “我想,如果船長有了絕對的實力,海盜團肯定會發展出另一種形態。”

    寫到這里,佛爾思又抬頭望了眼窗外,只見湛藍的天空和白色的云氣下,一棟棟或木制或石堆的建筑密集而凌亂地圍出了一個市場,時不時能看見幾個衣著略顯破爛的小孩蹦跳著經過。

    聽著那極有活力的喧鬧,佛爾思再次落筆寫道:

    “這里完全沒有城市規劃,大家隨意地修建著房屋,拓展著邊界,以至于很多道路只能供一個人行走,根本看不到陽光……

    “我第一反應是一旦發生火災,結果會極為可怕,貝克蘭德就曾經有過類似的慘劇,不過,我的三位海盜朋友告訴我,這并不值得擔心,因為這里潮濕而多雨,擁有奇特力量的人們也從不掩飾什么……

    “這里還未受戰爭影響,雖然混亂,但卻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

    “還有,他們最害怕最恐懼的不是‘五海之王’納斯特,也不是各種驚悚傳說,而是瘋狂冒險家格爾曼.斯帕羅,每一個海盜都在互相告誡,不要喝酒喝得太晚,不要走夜路,不要去小巷子里方便,因為那很可能會導致自己失蹤,而兇手傳聞就是那位先生……

    “這是一種狩獵?”

    寫著寫著,佛爾思的表情漸漸變得凝重,忙抽出另一疊紙,接著已有的內容編道:

    “……醫院的夜晚總是彌漫著一種特別的寒冷,窗外的黑暗也比其他地方更為濃郁……

    “……沒有人知道那位住在單人病房的小姐為什么要讓自己的親屬帶來蘑菇和雜草,也沒人清楚這些東西最后又去了哪里,總之,病房內沒有生火燃燒的痕跡,外面也沒有丟棄的雜物,這讓幾位護士小姐懷疑那位病人在偷偷地生吃蘑菇和雜草……”

    …………

    依山而建,分成上中下層的下午鎮內,白銀城建立的營地中。

    戴里克.伯格交握雙手,抵于嘴巴前,低聲誦念道:

    “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

    虔誠念完,他站了起來,拿起那根覆蓋銅綠,長有尖刺的古老十字架,走向了外面的篝火堆。

    ——因為“無暗十字”排斥別的神奇物品,他那把叫做“雷神怒吼”的巨錘暫時只能讓海因姆和約書亞攜帶。

    白銀城探索小隊集合的過程中,身在貝克蘭德的克萊恩已是來到灰霧之上,拿起“海神權杖”,借助其中一顆深紅星辰的膨脹和收縮,看見了下午鎮的情況,并將視野拓展往“巨人王庭”。

    ——如果不借助“祈禱光點”和“海神權杖”,單純只通過深紅星辰,克萊恩暫時還沒有那么大的觀察范圍。

    視線移動間,克萊恩眼中逐漸映出了一片絢爛卻低沉的黃昏。

    黃昏凝固籠罩的地方,是有著無數宮殿、無數高塔和重重雄偉城墻的建筑群,它們恢弘華麗,仿佛神話傳說里才有的奇跡,并且靜止在了漫長的時光中。

    “巨人王庭”!

    克萊恩嘗試著將視野拉近,卻發現自己無法看清楚那片黃昏下方的具體情況。

    不愧是古神的神國,而且不是被放棄被隱藏的那種……難怪當初天使之王們會選擇這里做隱秘聚會的地點……希望小“太陽”進入“巨人王庭”區域后的祈禱能幫助我看得更清楚一點……克萊恩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他同時將一部分注意力投到了“牧羊人”長老洛薇雅那里,發現這位女士身上藏著一具虛幻的銀色全身盔甲。

    這應該是她放牧的那個惡靈……暫時還沒有看到“真實造物主”有施加什么影響……克萊恩緩慢呼了口氣,耐心等待起后續的發展。

    過了一陣,在首席科林.伊利亞特的率領下,戴里克.伯格等九人組成的探索小隊離開了下午鎮營地,沿著灰色石頭鋪出的階梯,在一座座高聳陰暗的建筑間,向著峰頂行去。

    他們至少是序列6的非凡者,且大部分屬于“戰士”途徑,前行的速度相當快,清除了幾波以腐爛巨人為主的怪物后,終于來到了那片黃昏籠罩的區域,被恢弘巨大有著強烈史詩感的建筑震撼,短暫無人說話。

    這也是他們第一次遇見沒有閃電交替,存在“自然”光照的地方!

    “獵魔者”科林眼睛瞇了一下,拿出一個金屬小瓶,喝掉了里面的液體。

    經過一代又一代的改變,他們已經更適應閃電頻繁黑暗深沉的環境,對這種凝固于黃昏的情況有種本能的畏懼。

    既希望,又畏懼。

    喝掉預備好的魔藥,做好了相應的心理準備后,科林.伊利亞特和“牧羊人”洛薇雅領著探索小隊的成員們踏入了有黃昏光芒的前方。

    戴里克還未來得及去感應什么,就看見手中的“無暗十字”銅綠掉落,露出了純粹光芒組成的實體。

    這實體散發的光芒卻不再明凈,染上了幾分黃昏特有的橘紅。

    緊接著,戴里克覺得自己的狀態掉落到了谷底,就像處在了“白天”最為疲憊的時刻,已準備好迎接即將來臨的黑夜。

    :。:


同類推薦: 戰神狂飆劍道通神至尊劍皇神印王座武神血脈絕世武魂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靈武帝尊

黑龙江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