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重生之都市狂仙章節目錄 2826.第2826章 吞荒村

章節目錄 2826.第2826章 吞荒村

    烈荒村前,自秦軒盤坐于石上,已有三個日夜。

    這三個日夜,秦軒盤坐如石,身軀巍然。

    烈荒村內的生靈,都在繞路而行,不敢靠近。

    一些人暗暗打量著秦軒這樣的‘怪人’,白天日光灼灼,夜晚寒風烈烈,秦軒都不曾有半點動作。

    這對于烈荒村內的生靈,自然是極為驚異的。

    “聽說,這位大人來自于某個部落!”

    “真的假的,是傳說中的邯璇部落么?”

    “有可能是,肖戰大哥也不知道這位大人具體的身份!”

    “這位大人的身子骨好弱,晚上受風寒,不會生病么?”

    村落內,相隔甚遠,有一些人在壓低聲音議論著。

    孰不知,縱然相隔甚遠,其聲音,也如若在秦軒耳旁響起。

    秦軒盤坐于此地,適應著此方世界的天地之力,乃至于道則。

    仙界與神界的道則,像似,卻截然不同。

    就仿佛手攪池水,可成變化,但若手攪泥潭,卻難以撼動。

    但若能有攪動泥潭之力,再去攪池中之水,這便截然不同了。

    這也是為何神界生靈入仙界,卻能夠輕易調動天地之力,甚至是道則。

    三天時間,秦軒已經適應的差不多。

    跨越烈玉荒山,入龍神天嶺,其內帝境兇獸并不在少數,甚至,龍神天嶺內有第四帝境的存在,這并非傳聞,而是秦軒曾親眼看到過。

    前世,他路過龍神天嶺,看到那龍神天嶺內,有雷霆貫穿天地,一只手掌直接震殺了羽神族王統的一位第三帝界的大帝神靈。

    他前世并未入龍神天嶺深處,其內,第四帝界的兇獸甚至有可能不止一位。

    即便是以他如今,入其中也不可謂不兇險。

    就在秦軒適應神界天地之中,大地忽然間有一絲絲細微的震動。

    秦軒不以為意,但烈荒村內的肖戰等人,卻敏銳的反應過來。

    “兇獸出荒山了?不對,是吞荒村的狩獵隊!”

    肖戰猛然色變,喝道:“狩獵隊備戰,老弱婦孺,不可亂出!”

    不少狩獵隊的壯漢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吞荒村乃是方圓五村實力之首。

    最重要的是,三天前的狩獵,烈荒村于吞荒村起了矛盾,而且,讓吞荒村吃了不小的虧。

    這一次,來者若是吞荒村,定當是來者不善。

    大約四五十位狩獵隊的成員,列在村口,他們有意避開了秦軒,立在秦軒的面前。

    肖戰跨著鱗豕,背負骨弓,石矛,望向遠處。

    伴隨著大地愈加劇烈的顫動,在肖戰等人的目光中,一尊足有丈高,披著鱗次櫛比甲胄,獠牙沖天的巨象轟然而來。

    巨象的步伐很慢,卻像是一尊小山,那壓迫感,更是十足。

    “荒象!”

    肖戰的臉色微沉,他目光落在荒象上的一名中年男子。

    這中年身披蠶絲之衣,方圓五村,也只有這一件。

    吞荒村狩獵隊隊長,第三靈境巔峰的強者,吞河!

    “肖戰!”

    荒象之上,吞河大喝一聲,其聲音便如若雷霆炸響,配合那荒象踐踏大地的轟鳴,讓不少狩獵隊的人臉色隱隱泛白。

    “吞河,狩獵有爭端乃是家常便飯,你想要事后尋仇?”

    肖戰卻并不示弱, 而是大吼出聲。

    身下那鱗豕,也發出低沉的吼叫聲,似乎在警告著那一尊荒象。

    “交出十日食糧,我便離去!”

    吞河的話語卻十分簡短,目光冷冽。

    這一番話,讓烈荒村不少人面色驟變。

    肖戰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上一次入荒山狩獵,好不容易獵得半月食糧,吞河一開口,竟然就是十日食糧。

    要知道,距離之前,已經過去了三天。

    “吞河,莫要欺人太甚!”

    肖戰手中石矛緊握,一雙眼眸內如若迸射出怒芒。

    吞河卻是不以為意,他從腰間,抽出一把長刀,直指肖戰。

    近乎是不約而同,兩人便從各自坐騎上暴起,落在地面上。

    轟!

    石矛于長刀碰撞在一起,近乎爆發出火花般的光芒。

    肖戰明顯落入到下分,他不過第二靈境,與吞河相差甚大。

    就在這時,肖戰渾身泛起赤紅,像是染血一般,其力量,在這身軀變化之中,驚然暴增一截,能與吞河不分高下。

    “又有進境了!?可那又如何?肖戰,就只有你有本名神通!?”

    吞河在開口,驟然間,他猛然張口,仿佛在口吞天地,狂風入腹,吞河的身軀,驟然間,暴增一截,身高,肌肉,都膨脹一大圈。

    轟!

    一瞬間,肖戰便倒飛出去,滾落在地,更是哇的噴出一口鮮血。

    吞河身軀魁梧,持刀而立,“十天食糧!”

    其身后,吞荒村狩獵隊的生靈,都不由興奮雀躍出聲。

    一瞬間,這些狩獵隊的人,便直接沖入到烈荒村內。

    狩獵隊的人每一人都在緊握雙拳,近乎發出不甘心的怒吼。

    很快,烈荒村內的老弱婦孺,都從房屋被趕出來,老老實實的站在村口。

    力不如人,便是如此,這等靠著荒山打獵為生的村落,更是近乎將強者為尊這四個字演繹到極致。

    “滾去村口,老實一點!”

    “放心,我吞荒村還不算是土匪,只取食糧,不會殺人!”

    “滾出去!”

    一位位吞荒村狩獵隊的生靈,將眾人趕出,隨后收刮著其中有價值的食糧。

    整個吞荒村內,大大小小近兩百人,都出現在村口。

    肖戰氣息萎靡,施展那神通,明顯也讓他付出了一些代價。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猛然響起。

    “小子,你是烈荒村的人?滾去村口,誰讓你在這里坐下的!”

    只見吞荒村有人看到了石上盤坐的秦軒,舉著石矛怒叱道。

    秦軒在石上,巍然不動。

    肖戰卻是面色驟變,他突然想起來還有秦軒在。

    “吞河,我勸你莫要招惹那位大人!”

    肖戰開口,讓吞河微微一怔,他推開烈荒村的人,向那石上望去。

    秦軒仍舊坐在石上,巍然不動,無視那吞荒村生靈的怒叱。

    “臭小子,我看你想找死!”

    一道怒吼聲響起,那壯漢直接躍上大石,石矛橫在秦軒的咽喉處。

    “還不快滾下去!?”

    “吞林!”吞河開口,驟然爆喝。

    他看得出,秦軒絕不是烈荒村的人,再加上有肖賀的提醒,他豈能大意!?

    可惜,為時已晚,秦軒的眼眸,已經緩緩睜開。

    那一雙漆黑如夜的眸子,未曾看向那壯漢,而是看向喉間的石矛。

    “還不曾有人膽敢在我秦長青面前如此!”

    秦軒未動,那石矛驟然間,遍已經湮滅……徒留兩字,在這烈荒村內響起。

    “螻蟻!”


同類推薦: 無疆大仙官尋情仙使道君獨步成仙蒼穹之上一品修仙天刑紀

黑龙江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