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逆天神醫章節目錄 2858.第二千八百五十八章 奇怪的棋盤

章節目錄 2858.第二千八百五十八章 奇怪的棋盤

    畢云濤坐在石桌一方,捻起一枚黑色棋子落在棋盤上。

    等待少許之后,只見在棋盤之上,竟然再次憑空增添了一枚白色棋子!

    畢云濤見狀大為驚詫,他心中暗自驚訝道:“奇怪,難道這是某種可自行衍生的棋盤陣法?”

    畢云濤將這石桌棋子都仔細觀察了一番,卻并未見到有任何仙兵乃至圣兵的跡象。

    石桌似乎只是普通的石桌,棋子也只是普通的棋子,并無任何靈氣蘊含。

    畢云濤心中暗自思慮了一番,再次手持一枚棋子,落在棋盤之上。

    再等片刻,白色棋子又增添了一枚。

    “或許我只要下贏了這盤棋,就能解開其中奧妙。”

    畢云濤抱著下贏的心思,繼續與白棋對弈。

    畢云濤的棋藝水平本不算高超,但他在宇宙中習得的大衍圣經,卻是一門推衍之術。

    當初他在修行初期階段,憑借著其推衍法門,便連一些宇宙神通都能推衍得出來。

    現如今闖入洪荒之后,大衍圣經的作用雖然極其有限,可用來推衍棋道,還是綽綽有余的。

    畢云濤暗自在腦海中推衍,與白棋糾纏對弈了二十招時,尚還能游刃有余。

    但二十招后,就已經露出敗象。

    白棋之中,包羅萬象,任憑畢云濤如何在心中推衍,就像是在囚籠之中斗爭,根本無法逃出白棋手掌之中。

    在下得第四十七招后,畢云濤的黑色棋子終于完全潰敗!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在進行推衍?棋道竟然如此厲害!”

    畢云濤心中暗自感慨,不過他心頭也有一股不服輸的勁兒,他將棋盤上的黑子撿起。

    棋盤之上,白色那方的棋子也好似有人在拾捻,竟然一個個也在減少。

    “好生怪異!”

    畢云濤將黑子撿完之后,白子也被一股莫名力量撿完。

    畢云濤想了想,自己首先落下一枚黑子,不多久后,白子如約而至,再次出現在棋盤上。

    如此時間一晃而過,畢云濤也不知道自己在這石桌旁下了多少次,但沒有一次取得勝利。

    這一次,當畢云濤見到白子又露出同樣一招后,頓時大為懊惱,皺眉道:“這白子好生奇怪,每次都引我東突而進,可每次我選擇這個方位下子,必定還是會中了它的埋伏。”

    “但若是不往東面突圍,卻根本無路可走,這到底該如何是好?”

    畢云濤思慮良久,終于還是決定往東突進,可惜的是,他這次還是輸了!

    “罷了罷了!這棋盤上的陣法太過玄妙莫測,它每次都是使出同樣的招數,我都始終無法破解,想必此棋路陣法,我縱然再參悟百年千年,也不會破解得了。”

    畢云濤放棄了繼續參悟這棋盤上奧秘的打算,他起身離開石桌,從此地往漫漫星河中望去。

    仙蝶還在繼續遨游,它就像是無盡洪荒之中的一只精靈。

    它一直遨游在洪荒之中,巍峨巨大身影掠過天地,縱然與一些星體相觸,竟也如同虛幻之物,可以從中而過。

    “糟了!只顧著破解棋局,差點忘了正事,也不知道仙蝶有沒有從桑山上飛過?”

    畢云濤心中懊惱,當日他跟隨著仙蝶離開桑山時,仙蝶只是扇動了十三次翅膀便讓自己回到紅蓮鬼界之中。

    按照道理來說,仙蝶再扇動十多次翅膀,也是能從紅蓮鬼界回到桑山。

    可由于畢云濤之前一直在接近仙蝶翅膀上的世界,這幾日又在一直研究棋盤,哪里知道仙蝶扇動了幾次翅膀?

    “唉!現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畢云濤站在仙蝶背上觀覽仙蝶翅膀下方的洪荒世界,只見天地悠悠,空間無限,根本找尋不到桑山所在。

    他想了想,現在想要找尋桑山估計是找不到了,便索性再次回到石桌旁,繼續鉆研棋局。

    “若能破了這棋局,說不得能得到大夢仙境之中的造化,我現在既然暫時不能回到桑山,便繼續鉆研這棋局吧!”

    畢云濤捻起黑子,再次與白子對弈。

    開局有千般變化,但下到中途,卻與之前畢云濤遇到的情況一模一樣。

    這棋盤上的白子將他逼迫到同樣的境地,那便是只能向棋盤東面突圍才能找到一條生路。

    畢云濤又委實戰勝不過白子,每次即便東面突圍,都被殺得慘敗。

    這一次,他所執黑棋,再次被形成夾擊之勢,必須又得往東面突圍才能尋找生機了。

    畢云濤屏息凝神,開始苦苦思索,他之前下的每一盤棋,都是到了這個時候被打得落花流水。

    畢云濤下的速度慢了許多,每每落子之際,都要思慮許久。

    “噫!這白子為何要落在這個地方?”

    畢云濤見到一枚白子落在邊角之地,心中很是詫異。

    他繼續手持黑子進行對弈,大概再落了七八枚棋子之后,白子終于敗了!

    畢云濤屏氣凝神,目光炯炯的盯著棋盤,這是他對弈這么久,首次戰勝白子。

    雖然白子最后下得莫名其妙,但自己終歸是贏了。

    這棋盤背后蘊藏的造化,也該現身了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畢云濤等了大概整整一刻鐘,棋盤依舊是那個棋盤,根本沒有任何的異變出現。

    “這……怎么會是這樣?”

    畢云濤大為吃驚,同時心中也感到有些氣憤,暗自道:“難道我這些天都是白費功夫?這里根本沒有什么造化機緣存在?”

    畢云濤再次捻起黑子,發現白子也在跟著消失,大有一副再跟自己對弈的跡象。

    畢云濤卻無對弈心思了。

    自己輸了是一樣,贏了也是一樣,又何必在此地白白浪費時間?

    他丟下黑子,站在翅膀世界的邊緣,準備待得找到桑山后便下墜離去。

    即便找不到桑山,只要是合適的地方,都要離開這渺無人煙的仙蝶翅膀世界。

    狂風嘯嘯,畢云濤站在此地迎面吹風,在罡風吹拂之下,他煩躁心情倒也平靜了許多。

    忽然間,他雙目猛地一睜,再次回過頭來死死的盯著棋盤,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


同類推薦: 校花的貼身高手讀書成圣狂探寵物天王撿個殺手做老婆古董商的尋寶之旅我真是大明星很純很曖昧

黑龙江6+1